2018年02月26日 星期一  天气情况加载中

[民间故事]----吴元四揭皇榜 金刚藤疗太后

信息来源:湖北福人药业股份有限公司 发布时间:2014.10.14 浏览次数:

南宋淳佑元年,江淮旱、蝗严重,京城粮食顿然紧张。家住龙窖山下深谷垅的吴里胥接到县衙送粮进京的公文,期限紧迫。

吴里胥年事已高,不堪长途跋涉,五个儿子又在外埠打理生意,而皇命难违,且时间不容懈怠,便急忙派人喊回了正在山里跟仙姑学艺的儿子元四、元七俩兄弟,嘱咐他们代父应差。没想到这一去,令他们名满京城,叨沐皇恩。

这得从十年前说起。某天,吴里胥突染重病,乡里郎中都感束手无策,以至病情日甚一日,纵有万贯家赀也难挽悠悠逝去的生命,眼看就要踏上黄泉路,元四元七兄弟等人不由大放悲声。正当他们一家子深陷绝望时,突有一股芷兰馨香扑鼻,众人在惊异中泣声嘎然而止,抬头一看,只见两位白衣白裙的仙女飘然而来,一位扶起里胥,一位将一粒药丸纳入里胥口中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里胥睁开双眼,倏地跳下床来,跪在仙女跟前:“仙姑哇,感谢您们把我从鬼门关上拽了回来,叫我怎么报答呀?”一位仙女笑了笑说:“医本济人,何用言谢。如果要谢,就把两位令郎送我们为徒吧。”里胥有七个儿子,送两个儿子跟仙姑学艺可是千载难逢的机遇。有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呢。

原来两位仙女是传说中的盘王后人,她们共有三姊妹:药姑、大药姑、小药姑。她们住在龙窖山里,莳蔬为食,甘泉为饮,绿菌为床,白云为裳。早修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,且都有高超的医术,时常为人解急救难。经她们治好的病人无计其数,龙窖山也因之被呼为药姑山。

 “行!行!”里胥忙不迭地答应,“只不知仙姑要哪两个”。仙姑从跪着的七兄弟中拉出十四岁的元四、八岁的元七。

从此,元四就跟着仙姑在大山里学习识药采药,学习把脉辩症,元七就留在牮楼中应门守家、晾药炊茗。元四成人后,仙姑又向他传授了隐身术,等到他们拜辞师傅下山时,已是身怀绝技的仁人医者。

元四、元七押着粮船,出隽水,过陆水,入长江,穿运河,餐风露宿说不得辛苦,非止一日到得京城,即去仓廪交割。因等户部收讫文照尚需时日,兄弟俩便在京城里闲逛起来。走到专门张贴官府文告的地方,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,便走过去一看,原来张贴了一张皇榜,说是杨太后欠安,御医束手,向京畿地方征求民医。皇榜张贴了一月也无人敢揭。

回到客栈,兄弟俩不禁谈起皇榜征医的事。“国家正是内忧外患之际,太后又染病让皇上分心,真不是时候哇。”元四不无忧心地说。“四哥,你这么忧国忧民,就去把皇榜揭了吧。 不信凭着师傅教我们的医术就治不好太后的病。”元七笑着怂恿哥哥。“我倒是想啊,只是我们还没有单独给人治过病,加上又不知太后究竟得的什么病,为什么太医们都没有办法呢?我们又有什么把握呢?这皇榜可是随便揭得的。”“揭得,揭得!你得了师傅的真传,还不敢揭,未必是不相信师傅的本事?”元七用上了激将法。这一招果然有效,“好吧,我今晚就用隐身术去皇宫打探一下,看看太后的病症,回来后再用通神术向师傅请教,若蒙师傅允许,明天再去揭皇榜。”

二更时分,元四隐身进了皇宫,一路寻到太后的寝宫,只见面色肌黄的太后半躺在床上,与坐在旁边的皇帝谈话。“这皇帝还真讲孝道哇,这时候还陪着太后。”元四心里自语。细听他们的谈话内容,元四知道了一段秘密,原来杨太后出身宫廷乐坊,自幼当差,吃尽了任人欺凌的苦头。宁宗时乐坊解散,独她因面目姣好留在了吴太后的身边做近侍宫女。宁宗常来向吴太后请安,一来二去的看中了她,吴太后瞧在眼里,便把她送给宁宗做了妃子。随后,她凭着在乐坊时学戏的本事,左迷右缠被宁宗封为贵妃,继立为皇后。遗憾的是,她一直未能怀上龙胎。宁宗驾崩之时,她认了宗室内一位里保的儿子为皇子,并在柩前即位。他就是当今的皇帝理宗。理宗得位于太后,当然也就尽力供奉太后。

元四知道这些情况后,对太后的病因有了八分的了解。潜回客栈,点燃了三支通神香,默默祷告师傅。一会儿,绕绕的烟雾中现出大药姑的身影,开口告诫他:“药在你船上,可以药到病除,治好了太后,不得贪慕虚荣,不得贪图富贵,立马返乡,父老乡梓还等着你去为他们祛病除痛呢。”说毕隐去。

“药在船上?船上只有一味马荚刺蔸,一定就是它了。”元四此时对太后的病症有了十分的肯定,对治疗也有了十分的把握。原来,拜辞师傅下山时,师傅曾嘱咐他:“此去遥途路远,又逢兵荒马乱,十分凶险。你要记住我的话,途中不得靠岸泊船,要吃、住在船上,兼程赶去。炊爨的柴火就用马荚刺蔸。装上两袋,既不占多少位置,也经烧。烧出的香气还可驱虫避瘴,保你平安。或许还可出师大捷。”当时,他对师傅的安排并不十分了解其用意,至此才恍然大悟。

第二天,元四、元七揭了皇榜,一时京城哄动。监榜官见是两个毛头小伙,不由疑惑地喝斥道:“你们敢揭皇榜?要知道,治不好太后可是欺君之罪,要灭九族的。”“不用你吃葫萝卜操白心,没有金刚钻,敢揽磁器活吗?”元七没好气地回答。他们带着连夜用马荚刺蔸碾粉制作的药丸随监榜官进了宫。

马荚刺蔸的药名叫金刚藤,就产在药姑山中,医书上说它治疗妇女病、关节疼痛等等,在通城民间也确是治疗腹部以下炎症的常用良药。因其加工切片的难度太大,所以不仅一般药店不卖,连汤头歌诀里也少见,知道用的医师也因药店无货,只好不将其写入方剂。

进入太后寝宫,只见榻前已被一屏风遮挡。一位太监把他们拦在了屏风前。“不见太后,怎么把脉问诊?”元七虽知兄长已洞悉太后病情,仍然带些不满的口吻问道。“七弟,不得无礼!公公怎么吩咐,就怎么做。宫廷总有宫廷的规矩。”元四怕元七的话引起节外生枝,连忙制止。“哎,还是做哥哥的明白事理。”值殿太监听了元四的话,脸上立即阴转晴,“你们既然能揭皇榜,当有惊人本领。今天就要你们来个悬丝把脉,让洒家也开开眼。”“尽凭公公安排。”元四胸有成竹地说。

三根丝线一头捏在元四右手,食、中、无三指分别搭在线上,另一端穿过屏风伸向寝榻。听得屏后宫女准备就绪的传呼,元四开始诊脉。“此非人脉,乃是畜脉。”元四平静而有把握地说,他知道这是太后对他不信任的试探。“你不要命啦?”吓得脸色卡白的太监低声怒喝。传来两声“妙,妙”让太监又惊诧不已。一只白色的波斯猫从屏后窜出,太监方才解惑。“再来,再来!”宫女呼喊。元四又言:“仍非人脉,此乃虫脉。”这回,太监已明白太后用意,再没有大惊小怪。

一宫女走出屏前,娇婉而严肃地说:“太后有旨,你们听好了。先生确实高明,刚才的脉象是皇上冲天大将军(蟋蟀)的,不意孙大圣的悬丝诊脉见于今天。望先生用心伺侯。”说完即转身入内。

“脉象细弦,主腹部症瘕,宜清热散结,软坚化瘀。服用金刚藤蜜丸当立见功效。”元四诊毕,将用锦盒装裹的药丸奉上。

太后服过金刚藤三丸,便感下腹疼痛如同摘去一般,精神起来,可以饮食如常,行动无阻滞。理宗皇帝闻讯,不禁龙心大悦,赶紧内廷召见,高兴得不要他们跪拜叩首,也不要他们三呼万岁,只让他们站立回话。理宗要他们兄弟留京做官,元四答道:“我们一介布衣,生在草野,长于山林,不知书,不谙官道,如何能够牧民。”理宗又要他们留在太医院做御医,元四又极力推辞:“家中尚有老父,无人服侍。我们兄弟还得回乡尽孝。皇上为太后求医,孝心恪天,我们又怎能为自己的富贵而不行孝道呢。”理宗听他们称自己有孝心,高兴上再加十分高兴,毫不怪罪他们接二连三的推托。“我允许你们回乡侍父,要让你衣锦还乡。”当即传旨写诏:封吴元四知府衔,记名大名府,钦赐仪仗牌坊。自此,吴元四的故居地改名牌楼冲。吴元四也成了一方名医。

战略伙伴

联系我们 | 诚聘英才 | 合作交流 | 给我留言 | 福人论坛

湖北福人药业股份有限公司

Copyright © 2007-2018 chinafuren.cn(鄂ICP备11006281号-3)  furenharma.com(鄂ICP备11006281号-2)  All Rights Reserved.
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:(鄂)-非经营性-2016-0031

鄂公网安备 42122202000005号